慢下来,尝试「无所事事地快乐」Slowdown, Go try "Dolce far Niente"
Holy shit! Where is my fucking key?!

「一片狼藉」对我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相当陌生的一种状态,从高中开始寄宿生活了之后,我的生活空间大部分都是「浓缩」在了床上。无论是书包书本手机充电宝,还是零食饮料甚至外卖,基本大部分时间都会被我挪到床上,因为方便取用。至于垃圾,整条床沿的地面,满满当当。

宿舍是一回事,毕竟共用的一个大空间,真真正正是「属于」自己的只有床那么小小的一块面积,对于懒癌晚期的人来说的确没有比「床」本身更适合存放东西的地方了。如果觉得东西太多太乱了,也是完全可以买一个小箱子放在枕头边上,夜里睡觉的时候上半身需要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所以枕边空出来的空间也是空着,还不如用来「堆叠」点东西呢。


从学校出来了之后这种状态就逐渐改变了,直接原因就是自己开始租房子住了,空间不再像是在学校宿舍那样受到局限了,即便只有小小的一二十平方的空间,但是也是自己想怎么来就可以怎么搞,这样一来床上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

▲ 2017 年初刚刚过来马蹄山村时候屋子的模样

有了桌子,有了茶几,有了衣架;电脑去了桌上,衣服挂上了衣架,零零碎碎的东西进了收纳箱而收纳箱则蹲在了屋子的角落。一切似乎有开始走向成熟……

▲ 稍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添置了茶几桌子和衣架

后来,简单改变了一下布局,把衣架和桌子的位置互换了,空间在感官上就稍微大了一点点。添置了有几个多肉小盆景,过了段时间又开始有了电钢琴,多了饮水机洗衣机;对酒感兴趣干脆就拿置物柜当做个简单的酒柜。之后又为了喝酒加冰块方便顺便就把冰箱也给一并购置了。感觉气氛不够 OK,于是乎想到即便空间并不大但是也要开 party 呀,为了 party 的氛围又买了一个便宜的,可以随着音乐节奏变化色彩的氛围灯。到了夜里,几个朋友来家里头喝点酒,拿了蓝牙音箱听着歌,再喷点烟在彩灯的光线上,一条条光柱也是相当够意思的。

▲ 衣架和桌子的位置互换了一下
▲ 置物柜放上了不少各式各样的酒,甚至能很 OK 的调不少鸡尾酒
▲ 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多肉
▲ 用来做聚会场所是很 OK 的
▲ 酒精搭配 EDM,灯光混着烟雾,多多少少也有一点酒吧的感觉
▲ 偶尔也可以学学调简单的几种鸡尾给大家喝

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样子就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生活环境了。面积真的并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精神层面上的满足。自己喜欢的都有,再加上几个好朋友一起,10 来平米过的真的还是很充实的。这样子的很 OK 的环境大概就持续了一年多。

▲ 2017 年末的时候房间的样子,还算是稍微简洁干净没有太多的 bug

从接近 2018 年年末的某一天开始,硬撑起来的「井井有条」逐渐再次变得「分崩离析」,具体是因为什么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到目前位置大概也是持续了一个多月是如此糟糕的状态:满地的垃圾,凌乱的桌面,一如宿舍状态的床上物品等等……。

快递盒子,外卖包装,来源不明的各种塑料袋,饮料瓶瓶罐罐……,地毯上满满地堆得到处都是,刚开始还可以不影响行动,但是废物现在却已经多到无处落脚,从床边走去卫生间都得踮起脚尖一蹦一跳地去踩到那些小到不能再小的落脚地,偶尔因为这些滑稽的动作还会可能让小腿骨碰到桌子或者其他物件的边边角角,亦或是脚掌不知道莫名其妙猜到了什么坚硬的小东西,当下痛得不得了都没有办法有所表现,都是得要憋着一口气,忍痛先到跳到可以站稳的地方……

迅速蹲下来捂着痛处,压低了嗓音连吼两句「Mother Fucker」。

▲ 2018 年年末光景,满地垃圾无处下脚,去趟厕所都要踮着过去,连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的环境

写这些东西就算给我自己留个纪念吧,也是准备要大扫除了,顺手拍了一张垃圾照片所以想知道若干年后自己看到这些照片和视频自己有什么感觉,所以随意记个流水账。只希望晚上等会睡醒去上厕所不会发生让我骂出 「Mother Fucker」的意外。天亮了,睡醒了(估计也到了中午 12 点了),也就准备要大扫除了。


Ohhh!Mother Fu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