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iki, Hakuna Matata.
精选 Featured 杂记 Things

Too hard to live

成炜
我说,一切终于开始回归正轨;
我说,终于可以开始正儿八经地去实践我的计划;
我说,未来充满了希望。
挺好,回头再看看这些话述,也是蠢到不行。

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越来越多的银行在近期开始给我的信用卡降额。形容一下这个处境大概就是「墙倒众人推」。自作自受是事实,怨不得别人,只是心里还是会挺难过,所有计划以及备用计划,被一波又一波「降额打击」折腾到无以为继,感觉像是天色越来越暗,自己确又无能为力。

除了对我来说这整体就是变成了恶性循环外,因为部分银行突如其来的降额,还导致之前从朋友那边借的一些钱还进去却提不出来,原来的压力从银行再增加到朋友。现在双重的压力一直压着,加上公司产品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推不上正道,每个月基本都是拿底薪的自己,上下班都愈发地像是行尸走肉。

下班回到家里往床上一瘫,东西也不想吃事情也不想做,衣服丢在洗衣机里被世界遗忘,阳台的多肉被晾在窗口自生自灭。周末朋友喊去酒吧或者吃饭,统统都推掉,甚至连家边的超市都已经不屑一逛。以至于连「性」都已经拉不起我的兴趣。潜水,旅游,跳伞,留学,这些词眼已经开始避之不及。偶尔群里看见旅游相关的词,我甚至会有些恐惧,以至于直接关闭聊天工具甚至可以长达数个小时,以避免被拉入讨论。

生活现在对我来说,就只有还款还款还款,几乎每个月工资几乎都丢进去了,但是哪里比得过银行蹭蹭蹭地降额。也不知道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谷底是哪里,反正已经长时间没有对外社交,原有圈子里的人也基本成双成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有多少私聊,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就已经像是烧尽地纸灰,轻而易举就消散殆尽。

似乎现在面对这种状态,也没有多少求生欲。以前可能还会思考寻求「心理咨询」或者其他的一些帮助。现在呢,随他吧。

戴上耳机,自生自灭。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