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iki, Hakuna Matata.

还未开始就身心俱疲的「回家过年」

成炜
明年是没有可能回来过年了的。

虽然也有差不多摄氏 8 度的气温,即便身上已经穿上了秋衣秋裤,可是还是里里外外的全身都觉得在被寒意肆虐,就连现在打字的手指也着实无法完全控制住抖动。

凌晨四点多,没在被窝却坐在沙发,困意并着清醒。


昨天 3:23 PM 的 K9006 从深圳东站发车,今天 3:00 AM 到达了娄底。列车还未停稳就收到了父亲的微信消息「我到火车站了」。对于我自己来说是从未想过他来接我了,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自己上一辆中巴车回家就好了,毕竟大半夜的气温还挺低的折腾来折腾去也挺麻烦。不过我说了也不会有什么用,总之他就是来了。

刚下火车的时候还蹿在熙熙攘攘出站的人群中,并没有觉得气温有多么的低,待到离开了火车站上了车才开始觉察到有些冷了,连忙穿上塞在背包中的薄羽绒服,但是身子还是觉得有了寒气上来了。

和父亲也没有什么寒暄,他上了车后也就是静静地就开启了车往棋梓镇的方向走,大概我也能觉察到什么,没多久之后他就开始了各种训斥,因为最近又有两通银行催款电话打给了他,所以他又开始一个又一个的道起了其他人家的乖乖崽和乖乖女,无非又是车子房子网上开店这些陈词滥调。也没有什么询问关于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看来一切就像相亲那样对比一个个对象的财力就好了。

话术,就一如既往地老掉牙又令人生厌,完全和教育沾不上一丝丝的关系。即便 2018 年整整一年诸事不顺的颓废感,也不足比拟这次回家路上这半个多小时对我精神冲击。差不多数十次想要直接下车,七八次对这次回家的行为产生悔意,一两次轻生拉到。似乎是 2019 年重新对自己充满的信心被一盆又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

当然,我反常地没有回嘴,也是自然一如既往的唯唯诺诺安静地坐完了全程。人家生气是有他的资本的,我是有自己的错误不可推脱,无论是有心理上或者玄学上的借口,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受。即便说教毫无意义,他也只能说这些了,让说他们上一辈古板体系下成长过来的人不接受新一代的思维模式,那才算是苛责了。


我欠下的钱自然都会还。我还是希望 2019 年能回复平稳,2018 年真的遇到了太多问题,有自身的也有不可抗力因素。但是无论如何,来年过年我是一定不要回家过年了的,

因为,不止今年,最近的五六年,过年过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感受不到,思考不到,莫名其妙。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依旧难熬,有两家银行不允许我申请分期所以一次到账就需要比较多。无论什么办法筹到这些钱解决了燃眉之急,后面的钱就好说了。还是老说辞,今年就要还的差不多了的。

至于接下来的几天,其实我还是有强烈欲望要马上逃离,我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 2 月 9 号的票改签到 8 号,反正在家待久了也是徒增所有人的烦躁。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