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iki, Hakuna Matata.

敷衍地思考「轻生」

又是老话题,又是如故的糟心。这种即便情况多么复杂我都还算能继续再坚持下去的情况,家里的几番话和持续不断点电话轰炸也能很快弄到我精神崩溃。错在我,对,自作自受。
来自 成炜

Too hard to live

我说,一切终于开始回归正轨;我说,终于可以开始正儿八经地去实践我的计划;我说,未来充满了希望。挺好,回头再看看这些话述,也是蠢到不行。
来自 成炜

失落到竟在乐透寻找希望

以前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子竟然会对一些「投机行为」产生极度的渴求。以前我甚至对于这种「投机行为」还抱有一丝丝鄙夷的态度。如今发生的一切,的的确确证明自己已经由外而内地,改变了。
来自 成炜

现在,轮到我还不上朋友的钱了

这个月上旬的时候问朋友借了一些钱,因为信用卡还款期差不多集中在月初,发工资的时间还要到了月中了,就打算先借钱来缓缓,还了卡再说。但是到了后来约定好的 20 号还钱的时间,我却犯难了,因为信用卡现在提不出钱来了。
来自 成炜

走吧!可是,去哪里呢?

别人的博客,要么分享快乐要么分享知识,只有我的这个个人的小圈子里面成天弥漫着咿咿呀呀的呻吟。 实在是,经过了 2018 年的洗礼,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任何经历可以提供出来分享了。充斥满我整个 2019 年(或者也可以包括 2020 年)的一个词可以说就是“还款”了。
来自 成炜

木木不再马蹄山

不知不觉间木木已经离开两天了,昨天下班回家之后依稀还觉得木木就坐在屋子中间看着我,等着我去开狗粮给它吃。但是的的确确它已经没有在那个位置趴着了,笼子没了,睡垫没了,狗粮没了,玩具没了,……。
来自 成炜

拔除「18」和「48」号两颗智齿

从没有想过有长这么大之后,还是有朝一日需要到医院拔牙,之前一直觉得可能只有小朋友或者是牙科病人才有可能会需要这种。之前我甚至不太知道智齿是什么样的存在,因为我的牙大体上是正常的,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牙齿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可能还不会知道自己是有智齿的。
来自 成炜

木木,请帮助我让你变得更好

我曾经是有思考过关于「如果我把木木带回家将会面临哪些麻烦事」,对的,我的的确确是有想过这些问题。因为曾经在拉拉(我曾经养过的另一只小狗,是星期狗没有救过来)身上就发生过挺多的事情,所以我真的有把这个事情(养狗)当做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对待的。
来自 成炜
载入更多